暴力示威者应受同样制裁_星岛社论_新闻

时间:2017-03-04 10:11 点击:

《星岛日报》2月18日发表题为“暴力示威者应受同样制裁;的评论文章,全文如下:

七名警务人员在占领运动期间,在金钟暗角殴打向他们泼不明液体的示威者曾健超,被判入狱两年。绝对近年多宗示威袭警案被告最高只判囚九个月,不少获得轻判,部门警队中人不免不忿。七警判刑是重是轻,应循法律渠道研究上诉,但在从前屡次街头抵触中,一些激进示威者所用暴力更严格,不应获双重尺度对待,应受到同样的法律制裁,才合乎公平。

法官判案时斥责七警损害本港国际声誉,不过,绝大部分警员都是非常专业和沉着执法,在大型民众活动期间顶着巨大压力维持秩序,七警失控只属于极少数。实际上,盘踞运动期间,一些示威者始终出口又出手地挑衅警方,多次以暴力冲击警队防线,甚至掷石纵火及用竹枝殴打倒地警察,导致多达一百三十名警员受伤,远比示威者多。

不少经历过这场大范围国民运动的警员,都深深感想到当时的沉重压力,无论精力体力都超额透支,对一些示威者的挑衅,至今怒气难平,故此对七警失控打人,有相当局部人觉得应予体谅,就算同意法无可恕,都认为情有可原。尤其是各人将因定罪而失去优厚的公务员职位待遇,连家人生计都可能受影响。因此,获悉法官判他们监禁两年,不少人都以为太重。

动乱分子判刑比警轻

如果对照一些占据运动、反水货举措和旺角骚乱期间与警员抵牾的示威者判刑,一些前线警员更不佩服。这些袭警拒捕的示威者,至今最重的判刑都是入狱九个月,另外有人只判守举动或社会服务令,当中是否存有双重标准,令部分市民感到猜忌。

当然,每宗案件都有其独特的成分,不宜粗略简单比较,例如有示威者以年少无知作为求情理由,或者深切表现悔意,这些都能够构成减刑因素,判刑轻重还会与警员受伤轻重挂钩。在今次案件中,法官表示对警察的行为要有更高恳求,所以量刑较重。

不外,大众清楚看到的是,在近年的大范畴示威行为中,激进干部的暴力行为大大升级,有些破坏与攻打行为,远比今次打人案重大。在一些示威甚至骚乱中,有激进分子甚至拆下路牌,或掘起行人路上的砖块,近距离掷向警察,部分受重伤要留医。

必须维持法治公平

现时,社会只看到法庭对一些暴力程度较轻的案件的裁决,因而产生示威者可能获轻判的错觉,客观上这可能影响法律的阻吓作用,促成暴力遵法行动加剧跟泛滥,所以,对暴力示威者予以同样制裁,才可保持法治的公正。

当局担心今次裁决影响警队士气,然而,正如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所言,在踊跃辅助七警家人之外,警队要信赖法律,因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,并且坚持各人加入警队时对社会的承诺,紧守岗位,履行维护治安的警队使命。

无论是日常生活上与市民接触,还是查究案件,不少警员都显示这种专业精神。香港得以成为寰球最安全的国际都会,无论市民或本地来客,都可能为自己的人身保险跟财产得到保护而安心,精良高效又尊重市民权利的警队,发挥了极重要的作用,相对需要保持这优良传统。